年味

时间:2019-05-05 20:22:26  来源:小洪山记者团  作者:刘鹤

小时候总盼望着过年,那会儿对于年的概念就是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能和小伙伴在村子里到处嬉戏打闹。时光回到了小时候,各种过年的画面浮现在眼前,还记得穿着有很多口袋的衣服,长辈们总会把每个口袋给我塞满还记得四合院里几家人一起你家一顿我家一顿吃团年饭的热闹还记得大年三十守夜的趣味和正月初一各种忌讳的规矩……

曾经有人说过:当一个人开始留恋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老了。当我读到安妮宝贝在《素年锦时》写到那些过去的美好在时代的潮水下渐渐漫漶,然后无迹可寻,那么悲凉,曾经关于过年这些美好的记忆却离我越来远。在家乡度过了美好的童年生活,后来,我们一家人来到了县城,这里的一切不像费孝通先生《乡土中国》描绘的熟人社会那般温暖,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结交了新的朋友,从此以后,对于过年的期待大不如小时候那般强烈。新衣服会有,好东西也会有,但是却少了在老家过年的那般滋味。

一个人一生可能就待在一个地方,也有一些人会在不同的地方到处奔波,可是去过再多的地方,我们怀念的还是生我们养我们的老家。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不是每一个居住的地方都可以称为老家。随着年龄的增长,年味越来越淡,不是因为没有了过年的仪式感,我想更多在于内心那份孩提时的羁绊

时隔多年,今年再次回到熟悉的老家曾经过年一起打闹的小伙伴已经成家立业,经营着自己的家庭,变得世俗而真实。小时候过年大人给小孩立的一些规矩已经不在当道了,孩子们的新思想已经占据了半边天。新起的一幢幢高楼,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和一些残留的旧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到这些心里不免有些失落,现在是新貌换旧颜了,心里的那点寄托好像没有了着落一般。然而,无论外在的面貌如何变化,家乡的亲人对于过年依然是那么热情,他们的各种招待让我又回到了童年。那份真挚的感情流露的好自然也让我们离开老家这么久的人,感到了阵阵暖意。每个人老去之后都希望落叶归根,回到生他养他的那方水土,这是对于老家的思念和感情的寄托。无论时光怎么流逝,对于老家的回忆总是记忆犹新。

小时候期待着过年,可能光顾着物质上的满足,这是小孩的天性。当长大后,才渐渐明白,过年更多的是希望亲人团聚,坐在一起谈论着这一年的收获与喜悦。年味,其实就是一份时光冲不淡的亲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