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子与百合

时间:2019-04-27 22:59:49  来源:  作者:大鱼

 

穗子有时候会疑惑,怎么就拥有了百合这么棒的朋友。

从初中高中,后来穗子家搬走,读大学竟然还和百合一起。穗子的生活中如蚕食般变化着,手里的手机变得越来越轻盈,路边的商店越来越多,穿运动鞋到高跟鞋再到平底鞋,案边的小说从温暖爱情变到深不见底的人性,又出现悬疑推理考古藏宝,混杂了川端康成,渡边淳一,丹布朗,毕淑敏,莫言,王国维,刘慈欣,克拉克等等,变化成了穗子热衷的事情。

然而,百合一直在穗子的生命里,仿佛统领了一方不可撼动的据地。

百合就像她的名字,一个人静静地盛开着。她并不取悦别人,却总自如。穗子看电影学来“心若浮云常自在,意似流水任东西”,便写下来送给百合。百合笑声朗朗,嗔怪穗子把自己变成了无欲无求的高僧。

 “难道你不是无欲无求吗百合?”

百合的眼睛有光,“我喜欢上一个人”,夕阳落在百合的发梢,染了绯红,格外羞涩。放学的人流打断了她们的对话。有同学迎上来与她们同行。

 

分别后,回到家的穗子给百合打电话。

“喂,百合。”

“嗯,怎么了穗子”

“你在干嘛呀?”

“刚到家,洗漱呢,干嘛有事吗”。百合仿佛在刷牙,声音呜呜的。

“哈哈没事啦,我们明天约好去看电影别忘了。”

“嗯,明天见咯。”

穗子满足了,挂了电话,打开床头的夜灯,开始读一本小说。小说讲了一个男人被女作家长期囚禁于在黑色椅子里,两人一起生活的故事,怪吓人的,实在不适合晚上拿来读。

夜深了,穗子放下书,关了灯睡觉。

 

梦里的穗子住到了阁楼里,说是阁楼,却没有房顶,只有一半屋檐可以遮雨。穗子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熟悉。百无聊赖的穗子走到楼边缘,蹲下来,靠着留着小小间隙的大水泥护栏,从缝隙中盯着来往的人群。

忽然有个人,在马路的左侧停了下来,只停了大概一秒,却在穗子的梦里显得特别扎眼,令人心里一紧。那人却又接着动起来,穗子刚要呼口气,那人却蓦然抬了头,眼睛黑黑的空洞样朝穗子看。穗子吓得倒在地上,一边瞟着那双眼睛一边往后挪动。

忽然在宿舍的床上醒来了。

是大学宿舍,破旧的没有卫生间的六人间。

宿舍空荡荡,穗子下了床,往洗手间走,洗手间每个门都是紧闭着。黑黢黢的环境令穗子有些脚软,想要退回去宿舍,却定定地站在一排厕所格子间前面不能动弹。快要被黑暗浸染了,穗子额头渗出汗珠。

 

“穗子,穗子!”

 

百合不停歇地从远处跑到穗子身边,眼里存着泪水。百合抱住穗子僵硬的身体,梦才从此刻变得温暖。穗子把头埋在百合肩膀里,深深吸一口气。

“百合,我们回家吧”。

这是穗子梦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房间亮起来,光线像没有手脚的怪物,平躺在地上,也像融化的蜡像,流淌在房间的角落。

穗子揉着眼睛,扒出床边的手机,4:00.

大概是下午?

穗子惊地坐起来,抓起睡衣,推开门去刷牙。却被房间外的黑暗叫停了脚步。

是凌晨啊,穗子踢掉拖鞋,又倒回床上。

 

啊,穗子猛地醒过神来。

百合她,有喜欢的人了。

困顿袭来,穗子心里想着下次见面一定要问个清楚才好,再次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