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恋爱的时候就恋爱吧

时间:2018-12-26 21:00:48  来源:  作者:大鸟

当我看完《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好想抱抱你啊。

 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紧盯着银行卡和支付宝余额的年轻人们,每日拥挤在地铁马路高楼大厦里,城市的疏离和冷静,让我们变成一个少言稳重的看上去还不赖的成年人。或许在打完给爸妈的电话,在便利店吃了一顿不怎么丰盛的生日餐,和女友看过电影,抬头盯着亮晶晶的奢侈的橱窗,会有一点眩晕,到底,这个城市是怎样的存在,又或者,这个城市里的我们,未曾停下的脚步,在追求什么?

你抬头看过城市的夜空吗?

美香常常抬起头,白日里的美香,看到了漂浮的飞船,夜晚的美香说,城市的夜空里有最大密度的蓝色。

普通的就如同你我的美香,不耀眼不张扬没钱还没差到吃不上饭,定期给家里补贴,却和父亲妹妹有着距离。骑着自行车飞奔在上班下班路上的美香,白天是医院的护工,夜里,深吸一口气走出家门,去到女孩酒吧兼职,酷酷地,拒绝着与恋爱有关的一切东西的美香,喜欢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练习空手道。

慎二是左眼失明的工地临时工,会帮邻居老爷爷倒垃圾会拿出不多的收入抚慰疾病缠身的工友。在建筑材料的磨砺下,慎二穿梭在各种账单里,工资就是填补账单缺口的唯一来源。生活在不停歇的工地生活的慎二,会拿出邻居爷爷借的书,静静地看,有时候会有奇奇怪怪的预感,像躁动世界里突然停止了动作的人。

美香工作的医院,经常有人死亡,她告诉自己,死亡,是总会忘记的事情。而慎二的工友,有从异国奔来打工还债的,有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却靠着暗恋便利店女孩,甜蜜地活着的,有的看上去不羁,却因年幼打架留下的伤疤突然发作去世的。

生活中的人来来往往,有的停留在你的生命中一分钟有的一次两次有的记不住面孔,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偶尔死亡会光顾。
死去的人的遗物让在世的人回忆起那个家伙生前的故事,然后,总会忘记的。死去的人生戛然而止,可生者的人生总是要继续。

 

在促狭不够从容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恋爱呢?

我们的生活是否也像便利店,可以24小时买到必需品和爱情呢?

 

街边的歌手日复一日地唱着:

觉察到腋下的汗,我们都还活着呢

移开目光,惯常的笑容

这里是东京

加油吧,加油

 

美香的回忆里,纤瘦的母亲,在午后回家的小路上,白白喜喜的手臂随意地挽着购物袋,抽着烟,欣长的脖颈在夏天的阳光下有些亮的刺眼,是会带着小美香在阳光下转圈扬起裙边的美丽女人。

大概这个美人是不开心的,所以她才选择了自杀离开了这个世界,可父亲对母亲自杀缄口不提,试图骗美香母亲是生病去世,这让父女的隔阂一直无法逾越,让美香坚定地觉得自己是被母亲抛弃的,所以她拒绝爱情拒绝感情。

但是美香又是渴望爱情的,她看着妹妹和男友嬉笑地骑车经过会在吃饭时奚落他们,会明知得不到答案的时候问父亲,母亲为什么会离开。这无非是一个倔强脆弱的女孩对爱的渴望,亲情,友情,爱情,美香什么都没有啊。

或许是命运,也或许是巧合,慎二走进了美香的生命中,在美香联谊的小酒馆,在美香兼职的女孩酒吧,在美香打工的医院,一遍又一遍地相遇,一次次不甚愉快的谈话,更像是两人的自说自话,可是终于有个他/她对自己真诚地说些什么。在美香与家人闹僵,心中郁结时,收到慎二的短信:我想见你。

我想见你。是否有人对你说过这样的话?

人们常说暧昧的感觉是最美妙的,想要拥有的心情越是急切,得到前的时间便越是撩人,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会被放大,相处时的时光被无限快进,分开后的时间被无限拉长,长到一想起她,就想和她说,我想见你,我们在一起吧!

虽然接下来仍是看上去毫无乐趣的约会,嘴硬的美香还坚持认为谈恋爱是愚蠢的,但是心里的冰快要化了。慎二笨拙地用一只眼睛打量身边的女孩,买小小的发卡,说最少的话,和这个身边的女孩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

美香依然是那个酷酷的不肯卸下心防的美香,慎二仍是那个若有所思的少年,但是在一起的美香和慎二,变成了美丽又俗套的风景。

那个总在街边卖唱的歌手的照片,被放大印在广告车上,音响里播放着:

觉察到腋下的汗,我们都还活着呢

移开目光,惯常的笑容

这里是东京

加油吧,加油

 

生活好像没那么糟糕了。

恋爱吧,然后带着对她/他的牵挂和依恋,努力生活吧。